本篇教程由作者设定使用CC BY-NC-ND协议。

原文地址: https://lotrminecraftmod.fandom. ... les_of_Middle-Earth

全部翻译完之后我将会提供一份URL以下载这份文档,届时建议开导航窗格浏览

前言
对于中洲的玩家们,有许多的派系都是十分熟悉的。刚铎、魔多、艾森加德,这些名字都很常见;但是其它的一些派系,它们并不那么为人知。你可曾想过去了解佩托洛格的半食人妖的起源?你是否对陶瑞斯帝国的兴起与衰落起过兴趣?另外,你是否想知道“金色东夷”的历史是什么?如果是,那么你来对地方了。这些派系的历史,即将展现在对它们不熟悉的中洲居民面前。

本篇文章由维基社区的管理组(包括Mevans、Boyd、Karseius、Grievous、Noah、Gruk以及Ithilion)和其他一些模组作者们一同起草,目的是充实这些不为人知,或者干脆就是由模组创造的派系的故事,并为它们带来更多的关注。这仍然是一个正在发展的项目。

请注意,本文中提到的几乎一切内容都不是托尔金本人的设定,但应当被作为模组的官方背景故事看待。

远哈拉德,对于那些生活在中洲西部、几乎从未南行远达近哈拉德之外的地区的人来说,十分神秘。但是远哈拉德的草原、丛林,绝不是无人居住的,而那些居民同样拥有着久远的历史。丛林中的陶瑞斯人,日光之地的墨维斯,以及佩托洛格的半食人妖都被记录在了这里。

Mevans,作为补充,还建立了一份探索不同的哈拉德民族的词源学的文档——《哈拉德的名称与语言》(译者准备后续进行汉化——译者注),为下面的历史提供了一些文本依据。

下为正文。
陶瑞斯,丛林中的居民
起源

今天我们所知的陶瑞斯人,乃是古哈拉德人的第三部落的后代,他们曾被称为“林中居民”。他们在第一纪元从“平原居民”(墨维斯和凯林族的祖先)与“沙漠居民”(近哈拉德的南蛮子的祖先)中分裂出来并定居在了远哈拉德的众多沼泽与森林中。人们认为“林中居民”的第一个定居点是春哈。在第一纪元末期,“林中居民”遭受了沼泽中的一场大洪水带来的苦难与急剧衰落,因此他们南行直到远哈拉德的丛林与红树林中。几代人过去,他们分裂成了两个部落:丛林中的陶瑞斯人与红树林中的利姆族人。
早期历史
早些时候,陶瑞斯人们生活在小而互相孤立的村庄中,与远哈拉德其它的居住地没有太大区别。但是经过了多年在南方不寻常的丛林中生活的经历,他们发展出了一种更加独特的生活方式。他们开始建造更大的城市,第一座即是亚阿西卡。它在陶瑞斯人搬离春哈之后不久就建起了。陶瑞斯人逐渐在伟大的首领纳马库什的统治下团结了起来。纳马库什自命为陶瑞斯的至高王。他很快组织起了陶瑞斯的人民并组建了一个巨大的帝国。帝国继续扩张、深入丛林的同时,也有更多的城市与道路网被建立。

图乌尼赫卡,一座伟大的石城,建于亚哈西卡的东南。同时奥图赫卡也在西边被商人们建立。夏曼帕被建于东北,作为前哨基地,有许多伟大的战士们在那里的与北方平原上人民的对抗中磨练自己。诺霍丘卡被建立在相较之下最深的丛林中。那里的人类第一次见到了毛象,他们为这种巨大的野兽而惊奇,视它为主神的子嗣之一,于是诺霍丘卡很快便成为了陶瑞斯的新首都,以及此后所有至高王的所在地。

在第二纪元800年,可扎马洛托统治的时期,陶瑞斯民族第一次遇到了努门诺尔人。很快来自西方的人类就与丛林中的人类通商来往了。努门诺尔人想要那些有异国风情的美妙商品,陶瑞斯人则想要知识。努门诺尔人的教导很快便为陶瑞斯的科技带来了巨大的进步,他们眼见着自己的城市成为了世界上少有的奇迹。靠近陶瑞泷迪这个最早的努门诺尔人港口之一的奥图赫卡则成为了贸易中心。
陶瑞斯帝国
愈发多的财富与权力使得至高王们产生了向丛林外扩张势力的欲望。在第二纪元1200年前后,至高王泰克维特里二世宣称征服全哈拉德是天命,是神的旨意。

他的第一个目标是东边红树林中的利姆族。尽管他们有着不远的联系,陶瑞斯的人们仍然非常轻视他们,并认为他们十分原始,尚未开化,注定是低级的,注定只能是陶瑞斯的臣民。陶瑞斯的军队没费太大力气便打败了利姆族那极少训练过的军队,将全部红树林并入自己的版图,并视利姆族人为奴隶。在陶瑞斯人的统治下,利姆族尚需经历数个世纪的压迫,同时他们的文化将被消灭,人民将被同化。城市拉金帕被建立以便看守红树林,同时陶瑞斯人还建立了位于哈拉都因河河口的前哨。

泰克维特里二世之子们继续进行了战争,这次他们的目标是大河哈拉都因边的墨维斯部落。过去,墨维斯向陶瑞斯边境上村落的小突袭一直没停过,而夏曼帕的战士们被迫对此进行反击,但陶瑞斯的至高王们并没有介入太多。但如今这改变了:陶瑞斯的力量攻击了墨维斯南侧靠近丛林的部落。那些被征服的村落全部都成为了陶瑞斯的藩属国,同时需要向至高王们献上大量贡品,内容主要是当地的动物制品及奴隶——土地被收走,人民被奴役。至高王们的注意力又转移到了南方灌木林中的凯林族身上。帝国向南方扩张,一路上建立产业,包括皮希安卡和阿克图恩卡,帝国最南侧的城市。它们建在丛林中央的山脉中的洞窟内。

在第二纪元1311年,贪婪而好战的至高王尼卡尔里被刺杀了。于是那段时期,和平的意愿主宰了帝国。莫尤勒瓦尼一世取代了尼卡尔里,并成为了“荣耀之王”中的第一位。“荣耀之王”一脉都是慷慨、受人爱戴的摄政王,他们为帝国带来了一段稳定发展的时期。在“荣耀之王”的时代,帝国的基础设施水平大幅提升了,同时他们开始存储贵金属,尤其是金子,因为他们在丛林中的山脉内部所开采的黄金之数量十分庞大。

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尼卡尔里的后代的力量变得强大。他们开始了对于创造他们的神乌兹-贝勒胡的狂热崇拜。很快这种崇拜便在陶瑞斯的人民中蔓延开来。到了第二纪元1522年,他们夺回了王位。提佐科成为了“血腥之王”一脉的第一位。在他和他后代的极度血腥之暴政之下,帝国竟然仍然在不断地发展。提佐科,在多年的友谊之后,向努门诺尔人宣战了。他通过野蛮的力量来夺取努门诺尔人的商品和知识。努门诺尔人也曾试着反击,但他们从来没有成功复仇过——他们的军队不是被不熟悉的丛林中的恶劣环境所挫败,就是被陶瑞斯的游击兵击破。

在“血腥之王”的主宰之下,陶瑞斯人们开始建造巨大的寺庙,并且他们的宗教仪式重新加入了献祭活人的内容——他们曾在努门诺尔人的影响下放弃了的一个习惯。有一个种类的历史遗迹,即那些深入丛林的金字塔,便是用于让至高王们存储自己价值不可估量的宝藏的,它们都在古老的仪式下被萨满们保护过。它们都是被奴隶建立的,而在此过程中,数量极为骇人的墨维斯和利姆族人在陶瑞斯人残暴的统治下失去了生命。丛林南方远处的穆马卡,帝国伟大的城市中最后的一座,便是在这段时期建成的。

陶瑞斯帝国,在第二纪元的中期大概1700年时,迎来了它的巅峰。在这段时间内,至高王们的影响远远越过了丛林的边界,直至草原、红树林,甚至更远的地方。陶瑞斯人无论是在财富上还是土地上都十分富有,而前者他们通过在被征服的土地上征收贡品得来。除去努门诺尔人,他们是全哈拉德最强大的力量。
帝国的没落
在第二纪元1750年,在位的至高王因为一场可怕的瘟疫死去了。无人能治愈他——有说法称这瘟疫是从魔多来的,但是没人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他的儿子,可扎维克,年纪轻轻便成为了至高王,但是他与他年纪不相符的残忍亦是广为人知。在他即位时,索隆本人,亲自从魔多前来,问候了新王,并提议进行联盟。可扎维克看到了一个获得权利的大好机会,便同意了与魔多进行结盟,并将贡品送往了魔多,以换得索隆的指引和索隆对自己的敌人的攻击。在陶瑞斯的人民中传说,从那天起,一种疯狂攫取了他的心智,使得他将自己的残忍指向了自己的人民。他向来残酷,乐于见到生灵们的痛苦,但是现在,通过索隆的力量,他成为了一个难以置信的虐待狂。他屠戮自己的人民作为娱乐。很快,他便得到了一个称号:“被鄙视者”可扎维克。人们仍然无法确定索隆何以控制他。有人说,他陷入了索隆设计的圈套,就像努门诺尔的阿尔-法拉宗一样。还有的人说,来自魔多的魔力才是罪魁祸首。更多的人则认为在索隆与他的第一次会面时,索隆给了他一枚力量之戒作为结盟的信物,而可扎维克贪婪地将它据为己有,并最终导致他受其控制。

一年又一年过去,虽然可扎维克的统治无疑是残暴无比的,但是仍然十分有希望。帝国繁荣昌盛,陶瑞斯人无疑仍然是远哈拉德之主。索隆所给予他的能力逐渐显现,他能够有效地控制自己的军队,并击败了所有的敌人。如上所述,尽管他的统治很残暴,几乎没有起义或者政变发生,即使有也在很短的时间内被镇压下去了。但是索隆给予他的能力,开始缓缓地将他的思想变得扭曲,可扎维克嗜血的习性变成了光天化日下的罪行。曾经,他杀死了数以千计的利姆族人、墨维斯以及凯林族人,但是如今他开始杀害自己的人民。凡是他认为对自己的统治稍有撼动的强大家庭,无一例外地被杀害了。他甚至以杀害人民作为乐趣。陶瑞斯人在自己的王的统治之下承受了极大的痛苦,而任何反抗的行为都为邪恶的领主之力量所阻止了。雪上加霜的是,可扎维克活了极长的一辈子——其中大部分时间都用来摧残自己的国家。他的残酷统治让索隆也感到忧心——不是为了一星半点的怜悯,而是因为索隆自己也打着如意算盘。他希望陶瑞斯人能为他而战,在他的战争中为他流血,而不是为取悦他自己的傀儡而无谓地死去。在大约一百年后,可扎维克消失了,没有留下半点痕迹。

“被鄙视者”可扎维克将千疮百孔的陶瑞斯帝国留了下来,然而索隆拿它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可扎维克屠杀人民以取乐,但是现在陶瑞斯帝国失去了领导者,因为可扎维克(此处原文乃柯扎维科,但根据上下文推断应译为可扎维克——译者注)没有留下任何子嗣——他的独子也在他的一次血腥的狂怒当中被他杀死了。陶瑞斯帝国一团混乱,一场长长的、血腥的战争破茧而出,自封的首领和王们在争夺权力的过程中互相攻击,同时为陶瑞斯民族和它的文化带来毁灭性的打击。很自然地,远哈拉德那些曾被陶瑞斯人奴役的部落得到了他们失去已久的自由。

红树林的利姆族将没落的陶瑞斯人赶出了自己的领地,并杀死每一个他们找得到的陶瑞斯人作为血腥的复仇。更具冲击力的,是哈拉都因的墨维斯的反抗。他们在陶瑞斯人的统治之下受到的苦难亦相当多。无论被各个击破的陶瑞斯军队做了什么,他们都很快地被击败了,直到平原被彻底放弃,回归墨维斯。

墨维斯冲进了北侧的丛林,并在沿途所有的陶瑞斯村庄中烧杀淫掠。这样的混乱持续了接近两个世纪,并对陶瑞斯人产生了极大的影响:绝大部分的知识、文化和语言都散佚了,而多数的城市也沦为了废墟。陶瑞斯人的内战也导致了各种各样的火灾、塌方,以及主要城市的放弃,但最后一击是墨维斯发出的。仅有的城市也被摧毁了,而一场入侵者发动的大战彻底赶出了诺霍丘卡的居民,陶瑞斯帝国永远地没落了。

墨维斯向丛林的大规模迁入导致了数量巨大的移民。陶瑞斯人这一名称不复存在,尽管新涌入的人们接受并采用了他们的文化。许多墨维斯领主们开始采用一些古陶瑞斯的传统,在失落的陶瑞斯文化中寻找精华。古老的陶瑞斯语也消失了,而剩余的陶瑞斯人开始使用一种混合语言,融合了墨维斯的语言和帝国时期没文化的人才使用的陶瑞斯语。古老的名字也被忘记了,仅剩的陶瑞斯语的痕迹也就是那些废墟的名字。久而久之,丛林中的居民们再次自称为了陶瑞斯人,尽管那些居民并不一定拥有真正的陶瑞斯人血统。
奇蒙卡帝国
见到在战火纷飞的这几个世纪中陶瑞斯人没有任何的发展这一现象,一位为数不多的仍被认为是真正的陶瑞斯人之一的人,首领阿卡兰,开始试着为人民们找到一个合适的家园。他带着他家族的人民离开了丛林,并渡过了哈拉都因河。他们在那里的远哈拉德的森林中建立起了一个新的城市,日后以奇蒙卡之名为人所知。这是自陶瑞斯帝国没落以来陶瑞斯的人民第一次为自己的民族建立起一个城市。

在接下来的几个世纪中,这座城市越来越繁荣昌盛,并成为了崭新的,也是最后的一个陶瑞斯王国。阿卡兰的理想成真了,在他在第二纪元2153年死去之后,他的儿子伊克扎尔内克成为了王。但仅仅四年过去,他的王国便受到了巨大的威胁。这次的威胁既不是来自于墨维斯的突袭,也不是来自于陶瑞斯的竞争对手首领,而是来自于一种新的生物,既惨无人道,又残忍至极。陶瑞斯人称他们为“灰色恶魔”,而他们在其它地区拥有一个更广为人知的名号:半食人妖。

那些生物将生活在现在以佩托洛格一名为世人所知的地区的墨维斯消灭殆尽,而到了奇蒙卡的时代他们向西进行的攻击越来越远。这些灰色恶魔的攻击之剧烈程度在接下来的几年中持续加强,并最终在第二纪元2161年,攻下了奇蒙卡这座强大的城市。半食人妖们烧掉了所有仅剩的古陶瑞斯人遗留下来的文化之载体,并屠宰了城市的全部居民。这便是“奇蒙卡”一名的来源——死亡之城。

奇蒙卡的陷落为陶瑞斯人征服全部远哈拉德的希冀,以及纯正的陶瑞斯血统之流传画上了句号。陶瑞斯帝国仅剩的一根分支就这样被摧毁了,而这座城市所剩的大量帝国时期的工艺品与文献也就此佚失。奇蒙卡城门前的那条河就此被屠杀产生的大量鲜血染红,从此一如那时,因而被称为“血河”色列格都因。
第三纪元
丛林中的形势最终在第三纪元初逐渐明朗起来。几个世纪的战争过去,移民与剧烈的混乱已经为丛林中的这些居民们带来了不可逆转的变化,但尽管他们已经与很久以前的祖先们没有了什么共同点,他们仍然自豪地自称为陶瑞斯人,仍然自认为是远哈拉德毋庸置疑的统治者,他们沿用了前人的文化、服饰,甚至生活的方式,但他们再也不是那群人了,而陶瑞斯人也未曾再次统治一个帝国。

陶瑞斯人生活得比从前孤立了许多。他们在森林的最深处,帝国时代留下的遗迹的包围下建立村庄。他们几乎未曾再涉足丛林之外的地区;而进入了他们生活的范围内的人,更多地是被吹箭筒或匕首而非人类问候。尽管相对于外界他们生活的比较平静,陶瑞斯的部落仍然在持续性地被南方墨维斯骚扰。那些墨维斯在过去及现在都在不断地将他们的战士送进丛林来抓捕毛象(毛象的原文应为“Mûmakil”,但此处“û”作“u”写,推测是作者的笔误——译者注)。陶瑞斯人为此盛怒,因为他们仍然认为毛象是非常神圣的生物,所以他们穷己之力去试图阻止那些“贼”的行为,但是少有成效。

在第三纪元2500年前后,两民族间的矛盾愈发激化,因为墨维斯的入侵变得更加频繁并且他们开始将毛象卖给南蛮子。在陶瑞斯人眼中,更糟糕的是墨维斯在丛林边缘所造成的巨大破坏。墨维斯砍伐了大片的土地上生长的树木作为给南蛮子的贡品,后来又送给魔多。自此,陶瑞斯人便一直处于与墨维斯和他们的南蛮子盟友的战争状态。

陶瑞斯人将索隆看作是自己伟大帝国衰落的根本原因,以及他们全部痛苦的根源。因此,陶瑞斯人向来敌视魔多,并且还敌视任何与它结盟的哈拉德地区的居民。然而他们经历的一切也使得他们变得几乎不相信任何外人。
宗教信仰与文化
陶瑞斯人的宗教与文化外人知之甚少,并且古老的传说仅有极少的一部分在帝国的没落之后流传了下来。其中包括有关丛林的创造的神话:从前有一根巨大的火柱在某一天崩塌了,导致灰烬覆盖了地球。在这灰烬中生命出现了,它逐渐蔓延,并最终覆盖了大片的土地。有的人认为这指的是维拉巨灯(欧尔瑁——译者注)的倒塌——可是他们怎么可能知道那年代的事情?

陶瑞斯人崇拜一些神秘的神,并定期举行血祭。早期的努门诺尔人所知的唯一丛林中的神明是女神乌札-峔玛苏,以猛犸(原文如此——译者注)的形象出现并保护丛林不受恶灵侵犯。

陶瑞斯人今日的语言与凯林族和墨维斯的语言以及低阶级陶瑞斯人的语言(据说是最早的一批丛林中的居民所使用的语言)。古陶瑞斯语与利姆族的语言更加想死,但是在帝国没落之时一并消失了,仅在如今的语言当中留下了一点模糊的残余。这种语言最后的使用者是在丛林最深处的旁人(即使是陶瑞斯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神秘城市穆马卡中生活的萨满。据说这座最偏远的陶瑞斯城市从未被摧毁过,尽管它曾被遗弃了几个世纪。
墨维斯,大平原上的居民
起源

墨维斯是古哈拉德人被称为“平原居民”的第二部落的后代。在古时,第一纪元时期,平原居民由“沙漠居民”,近哈拉德南蛮子的祖先以及“林中居民”,当时在春哈附近的,后来成为陶瑞斯人和利姆族的人们分离了开来,并定居在了远哈拉德广袤的土地上,其中居住在大草原上的,后来成为了墨维斯,而灌木林中的居民成为了凯林族人。远哈拉德的诸多居民当中,数墨维斯人的活动范围最广,即使在陶瑞斯人移民入范围极广的大丛林之后也如此。

墨维斯人向来有着很强的宗派主义。他们在扩散到大片的土地之后很快就开始了分裂,直到出现了数百个部落,它们每个都拥有自己的村庄网以及首领。但是值得注意的是,他们保留了许多一开始就存在的习俗,即使在此般分裂之后也出人意料地没有太大变化。墨维斯的生活基础是捕猎与采集,这使得他们每个人都是天生的战士。墨维斯部落一般较小,人口量不会超过一个普通村庄,但是也并非没有更大一些的部落。那些最伟大的战士成为了部落的首领,并竞相杀死草原上勇猛的狮子来证明自己的实力。部落时常互相竞争,但是它们也会在外敌入侵时联合起来反击。

墨维斯人文化的核心是大狮这一概念。尽管某些墨维斯人,尤其是北方部落的年轻人,已经开始像自己的南蛮子朋友一样服务索隆了,绝大多数的墨维斯人仍然在为大狮服务。大狮在他们心中是一种力量的象征,他们认为大狮是世界的创造者,同时也会在未来摧毁它。墨维斯人相信大狮会将力量给予有价值的人,并在人们大限将至时吞噬人们的灵魂。值得注意的是,西方的部落认为大狮就守候在西方群山之后,等待着吞噬地球与终结人类的时间。

远哈拉德的草原十分危险,因此很少有旅者在墨维斯人的村庄之间旅行——几乎只有战士这么做过。因此部落之间的联系受到了限制,没有任何形式的政权或者社会性大团体曾被建立过。这很显然加深了记录历史的复杂程度,所以在这里他们的历史被以四大地理区域为界限划分了开来。
族群
北部墨维斯人

东部墨维斯人

南部墨维斯人


西部墨维斯人

半食人妖,佩托洛格的怪物

附录

翻译规范

译者将半食人妖的人称代词翻译为了“他”。可以看到,在邓版翻译中的奥克,有时用“他”,有时用“它”;但是相对于奥克,索隆所培育的半食人妖与人更加相似,并且也拥有着更高的智力,因此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他们与人有更多的共同点,所以译者取了这个译名。

 

陶瑞斯,丛林中的居民-宗教信仰与文化一节中的穆马卡之原文为Mumakaah,别处全未提到,译者推测与Mûmakâh所指相同,因此译为同一中文。

 

黑人一词,在中文中极易产生歧义,恐有不妥,故遵照其它精灵语译法正常音译;其原意为“more”(黑色的)+“waith”(民族、地区),即黑皮肤的人。
译名对照
文中的一部分内容,不是尚未添加至模组当中,就是汉化的版本不完全,因此译者大胆拙译如下:

Cerinrim

凯林族

Limwaith

利姆族

Namakush

纳马库什

Kozamalotl

可扎马洛托

Taurelondë

陶瑞泷迪(官方汉化为珊瑚水域)

Tekwetli

泰克维特里

Necalli

尼卡尔里

Moyolewani

莫尤勒瓦尼

Uz-Belehu

乌兹-贝勒胡

Tizok

提佐科

Mûmakâh, Mumakaah

穆马卡(官方汉化为穆玛卡)

Kozawik, Cozahuic

可扎维克

Kimen Kâh

奇蒙卡(官方汉化为吉门卡)

Acalan

阿卡兰

Ixbalnake

伊克扎尔内克

Seregduin

色列格都因(官方汉化为奇迹海域)

Uza-Mumaathu

乌札-峔玛苏

Morwaith

墨维斯(官方汉化为黑人)

Great Lion, the

大狮